通知公告   更多>>
当前位置:首页 > 晋煤新闻
夏说
发布日期:2014年08月07日   发布人:jmmhg   浏览次数:  次

晋煤金石藁城分公司 张珊珊

   夜里听见雨敲打窗子的声音,迷迷糊糊地去拉被子,顿觉口渴,起身路过窗子,无意间用我迷离的近视眼,看见安静伫立在洋槐树下的路灯。灯光微弱却动人心魄,色调苍白也不失姿态。我看见随风摇摆的树枝,在我的窗外,也在你的窗外。

   前几日粘稠的空气让人有种心慌的感觉,很久以前觉得阳光明媚,配着蓝天白云才叫好天气,这个夏天,却总期盼阴郁和乌云多一点了。早上坐车依旧找了个有大玻璃的座位,看天空飞过的琉璃鸟,看远处云端的电线塔和高楼,满目的层云扑面而来,异常清晰。

   滴滴答答的雨点把地面润得潮湿,半路上有停下车子穿戴雨衣的人们,拥挤却有条不紊前行的车辆,都在这个夏雨的清晨显得可爱了许多。耳机里放着《雨人》,特地选了咖啡厅的音效,音色空灵又宁静,想起昨晚浏览微博,看到郦波老师的一首小诗,名为《对面》“与你我无关的繁华和冷暖,只求,能抽离出聚散,然后,在一个岁月之外的夜晚,静静安坐,在你,对面。”我当时就在想,如何才能得到一个傲立于岁月之外的夜晚,在牵着手的河边,或是听鸟鸣的密林,又或者,在巴山楚水的梦境,等一个归人,共剪烛花,诉说情怀。

   曾经那一首《错误》,让我沉醉了很多年,“我打江南走过,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,如莲花的开落。”只这一句,流露了太多悲凉与期盼,花开又落,月圆还缺,冰融水暖,枝绿又枯,春秋冬夏交叠,在风声微弱里,在暴雨咆哮里,在云朵飘来荡去时。等来的,已然来了,等不到的,终究散了。在那条名叫岁月的长河里,随波起,随浪落,沉沉浮浮,已过华年。

   落雨的季节,总让人想起那个撑着油纸伞丁香一般的姑娘,我承认我的“貌似小资”情结到死也改不掉了,一身素雅的印着莲花的绸缎,一袭或披散或挽起的青丝,两串飘零着岁月痕迹的流苏耳环,剔透到映得出明亮眸子的玉石镯子,清新玲珑的淡绿色高跟鞋,在落瓣的小巷,行走又消失,最后,只剩下紫色的氤氲弥漫。还有那一抹素雅的白。

   随着那段猜想,我慢慢进入了梦乡,在满园滴水的芭蕉和挺拔的翠竹包裹里,自顾自地,遇上你,品一杯香茗,描一把纸扇,弹一曲离殇,无痕岁月久,总是动情长。窗台趴着纯色的猫咪,香香地睡着,少了日照,却没少了慵懒。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我兀地醒来,茶依旧腾起热气,猫依旧眯着眼睛,雨依旧滴滴答答,而你,已不见。仅剩失落,留给我,这一场觊觎。

 

Copyright © 2007-2015 晋城煤业集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开封大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豫ICP备12009634号